十个自我训练小游戏

在这里建议的十项训练游戏,基本上都是从日常生活中就地取材,让自己去练习,如何当一个完全i主义的人。从前,我们习惯被负担给绑得死死的,所以从不会去做这些事。现在,我们可以试试这些游戏。

这些游戏很有意思。经由小小的动作,可以引发一连串的连锁反应。藉由这些游戏,我们可以观察其他人,看到他们如何受负担给打扰;我们同时也会看到,我们自己在做这些游戏时,自己又是如何的被负担所打扰。然后,我们会去调整思维,调整心理状态,将i主义完全施展开来。

这些游戏,我们可以重复的一次再一次的「玩」。这世界上的其他人永不会改变,只有我们自己可以去调整自己。每玩一次游戏,就会觉得整个人变得更不一样。然后,我们也会惊觉,其他人竟然也跟着改变了--

游戏一:到很讨厌的人面前,说自己最不敢说的话

很多负担的来源是从「讨厌的人」开始。我们会讨厌这些人,是因为我们曾经被这些人做某种程度的伤害,一方面我们很怕再被这些人伤一次,一方面或觉得从前受的气还没回来,所以每次一看到这些人,心中就产生一种厌恶的感觉。这些负担,是没必要的。讨厌的人确实讨厌,但假如我们的人生从此就被这些人所影响,不为自己而活,岂不可悲?反而等于让这些讨厌鬼左右了我们的一生!因此,我们要去练习将这些讨厌鬼视而不顾,让他们穿不过我们的心。也就是说,这些讨厌鬼虽然还是很讨厌,但我们不会再为了他们而生气。

这个游戏,对i主义的「初学者」来说属高难度。首先,在心中选一个讨厌的人,最好是双方互相讨厌、双方都互无好感的那种,把他约出来,然后跟他讲一句「最不敢跟他讲」的话。注意,这句「不敢讲的话」,通常我们都会马上联想到「用三字经连环骂他五分钟」。其实,用三字经骂还嫌太简单了!应该还有一些话,比三字经还难出口。譬如,B君可能看不起A君的学历,觉得A很没出息,怎么可以娶B最好的朋友为妻。这时候,A君就可以约B君出来,鼓起勇气,告诉他:「你知道吗?我从你那边发现,我简直是个窝囊废。谢谢你,你说得没错,我整个人都很糟糕。我还有很多地方还要多学习。」

从这个游戏中,我们可以看到自己是多么的不情愿。透过这些不情愿,更了解到负担在我们身体里是如何运作的,看看它们如何影响我们的情绪、价值观,我们不顾这些负担的阻扰,硬就是出去跟这个讨厌的人,讲了这句最不敢讲的话。我们藉以观察负担在体内起起伏伏,也察觉出对方也有负担在起起伏伏。

等到我们讲完了,无论发生甚么事,都要尽力的维持自己的情绪,不让那些负担进来。对方可能会承认错误,但我们不要太过感动;对方可能完全不理我们,我们也不要被激得跟他对骂起来。我们要考验对负担的抵抗能力,好好的玩这场有趣的游戏。

游戏二:在人多的地方,做一些会吸引大众注意的事

被众人耻笑是多么丢脸。于是,很多人耗尽一辈子去避免在公共场合被别人议论。他们喜欢躲在角落,尽量去回避别人的目光。他们不是「不爱现」。而是怕「太爱现」,所以只敢「适量的表现」。这些人给自己更多的压力去迎合别人的口味,耗尽一辈子维持一个很漂亮的形象,他得到了甚么?到后来,群众反而变成了缚手缚脚的力量,很多人一到人多的地方就会紧张。

这个游戏就是,找一个很多人的场合,譬如地铁站或大型展览、演讲场合,然后伺机做一件很夸张的事情,来吸引群众注意。最好是超出一般人平时的胆量所能做的,比如说,想打喷嚏,就故意用力打一个超大号的喷嚏,打得人仰马翻。被绊了一跤,就在地上多滚几圈再红着脸爬起来。勇敢的举起手,大声的问台上演说者一个极其尖锐的问题。在一间西餐厅站起身,大声的对着店里的全部顾客说:「这间的牛排实在是太可口了!」

在这个游戏里,我们给自己一个「疯子」的角色,然后专心去看看当我们周围的人的反应。我们会看见,他们的动作与语言会被我们的疯狂举止所影响。互相影响。我们会看到「负担」在他们心里慢慢散开来,当然我们也会感受到我们自己心里的「负担」也在变化中。我们的负担和他们的负担之间,也会互相牵连。

游戏三:上门推销,被拒绝还一直厚脸皮赖着不走

一般人都很怕被拒绝,就连经过训练过的寿险业务员,大概也无法一再而再连续被拒绝后,还保有当初刚开始的自信。拒绝真是一件恐怖的事情,但,人一眛的害怕被拒绝,又实在很没道理。每次被拒绝以后,我们其实是学到一课,等到我们下次上场,一定会比上一次做得更好。因此,人愈被拒绝应该是就愈有自信,而不是愈来愈没把握,不是吗?

这个游戏就来玩一玩「被拒绝」。一开始,我们可以先从打电话开始,随便想一样东西来推销。被挂了几次电话后,胆量大了,再开始向素不相识的店员、邻居、同事敲门推销。视我们自己所认知的难易度而定,可以选陌生人或熟人,推销的长度也可以自己控制,然后,慢慢的加重推销力道,加长推销时间。我们会发现,有的人对象,一开始就显现不耐,有人则到最后一分钟突然间拉下脸来。我们要「从头玩到尾」,从对方一开始客客气气,变得愈来愈不耐,最后发火,指着我们的鼻子骂为止,再退后告别。

我们藉此游戏可以趁机观察自己,对于人间冷酷的一面会有怎样的反应。我们会看到自己一开始怯怯懦懦的不知怎么开口,胆子慢慢大起来。我们也看到负担一路拖累、影响我们的情绪,终于被我们甩掉,我们最后竟能对自己的情绪收放控制自如,就算碰了一个硬钉子、被对方数落一顿,还是可以笑嘻嘻的走出来。

游戏四:把一个自己负面的秘密,传在友人之间

朋友,有时候也是负担的来源。这就是为甚么第一章提到「人缘」竟是最大的负担之一。我们交朋友,通常希望大家能喜欢我们,也常因为这样,我们常为了维护朋友对我们的印象而被缚手缚脚。就算是对我们再好的熟朋友,也会在不知不觉中对我们产生如此负面的影响。

在这个游戏里,我们来探测一下人类「群性」的力量。先捏造一个有关自己的负面秘密,将这个秘密传布在友人之间。最好找一个很耸动又特别负面的,让它传得又快又有杀伤力。譬如,有的朋友认为是一个很善良的女生,你就告诉他们 其实你不是,而且你曾经做过这些坏事。有朋友认为你是一个可倚靠的好人,你就告诉他们,其实你从前曾经被抓去关过,一直到现在,其实还是蠢蠢欲动想占人便宜!

过了一阵子,我们会感觉到朋友之间的变化。我们也顺便观察自己对于他们的反应。我们可以藉此发现,在一个群体里,我们和朋友们是怎样受着各式各样的负担给直接的影响着;我们的动作,又是如何的为对方注入新的负担。等到观察够了,我们再跟朋友们宣布,那个秘密是假的,谢谢大家参与这次实验。

游戏五:讲价还价

讨价还价,日常生活中四处都可以看到,也是平时训练i主义的绝佳时机!世上已有很多精于此道的人,把讲价当作乐趣。他们可以讲价讲到看起来已经失控,脸红脖子粗的吵起来。成交付钱以后,却又马上露出笑容的说谢谢离去。

这个游戏就是让我们每次上街买东西,一有可以讲价的地方就不用客气;在一些不适合讨价还价的场合,硬就讲价会非常突兀,但我们还是不要管它,尽量去杀价。「小姐,已经不二价了,这已经是最便宜的了!」不要管他,继续跟店家拖、拉、喊、赖,看看可以杀到多低。讲价时,我们可以用上各种奇怪的招术。可怜的哀求、善意的谎言、装作生气要走、试着和对方吵到临界点。讲价的时候,旁边有愈多人围观愈好,尽管大胆的拉高声音的讲。

玩这个游戏时,记得无论环境多混乱,都要保持心情的平静。这是一个练习,因此讲不讲成价没关系,重要的是一定要努力去开很夸张的低价,坚持这个价钱,然后观察商家的反应。商家摆摊十几年,已经看过很多,他们无论是斗智或比情绪都比顾客强上一筹。藉由观察他,我们同时也在学习他如何破除心中的负担,也可以看到自己心中的负担。(待续)

游戏六:主动去说一些平常不会说的话

在这个游戏里,要求自己从今天起,每次和客户、老板、同事、家人见面,都至少要说一句平常不像是自己会说的话,然后无论对方的反应如何,都能还是掌握着自己。不要小看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,做起来不比在众人面前突然起乩跳舞容易!一般人对于讲一些不属于自己的「台词」,会有很别扭的感觉。即便只是一个字,他也讲不出口。

这个游戏相当有趣。从一句看似平常的话开始,我们会发现,简单的一句话,就能造成对方一阵骚动,我们可以趁机感受这种感觉,也观察对方的反应。原来,只要勇敢的说出一句话,就可以除去很多负担,改变我们的周遭环境!

举例来说,某人在公司可能一直是沉默寡言的低调之人,在老板眼中是一个中规中矩、不求名禄的老实员工。今天跟老板开会结束后,他可以鼓起勇气,主动和老板聊天,清楚的告诉老板:「您真是一位教人尊敬的长官,我还有好多地方想向您学习、讨教!」就靠这么一句他平常不会说的话,他就能带给老板一些前所未有的正面印象,可能就此让他在公司的发展仕途全然改观。

游戏七:攀一个「不存在」的关系

我就曾经到一家餐馆,装作和餐厅员工都很熟。说我去年每天都来这里吃饭,你们老板在不在?叫他出来,他一定记得我!结果厨师兼老板还真的就从厨房里走出来,我热情的说:「老板,好久不见啦!」老板看着我,一脸迷糊,显然不记得有我这号客人。他怎么会记得呢!我去年也只来吃过一次嘛。

可是我还是说:「你忘啦?我去年常来吃,你还算我便宜几元过!还记得吗?近年我人在国外,很久没回来了,想念你们的味道呢!」

老板果然就笑开了。「对对,好像有点记得!难怪你的脸有点面熟哪!」

我在心理暗自窃笑,结束了这场有趣的练习。经过这种游戏,我们可以观察负担是如何让我们平常遵守一些原则,而这些原则又如何羁绊住我们很多事情。透过这个「小游戏」,我们就能观察自己所承受的压力,也观察了我们对四周所造成的反应。我们必须要破除原则,才能感受如何才能不受原则所干扰,灵活运用技巧,不再受负担给影响。

游戏八:每次出门,主动搭讪至少五个路人

和一个陌生的店员开启一段对话,不算太难。但随便和与擦身而过的路人、一起等公交车的学生开口聊天,对许多人来说,却是一件比登天还难的事!因为我们知道,假如开口的时间不适当,我们可能会被当成一个疯子。而且,就算场合都对,对方仍然很有可能对我们的问候不理不睬,场面会很尴尬。

这个游戏,就是要让自己每次出门,都要主动向至少五个路人搭讪。不需要聊太多,只要开启对话,就算「聊到了」。就算对方不理,只要让对方听到我们在讲话,也算「聊到了」。我们可以从一个简单的问题开始,譬如「现在几点」,或「某某巷怎么走」,尽量聊,聊到对方不想聊为止。

这样做了几次以后,我们会先观察到,原来自己曾有这么多的负担,对人的感觉原来如此扭曲。原来有些人,并不如我们所想的那样!此外,当我们如此短兵相接的和陌生人聊天,我们可以从他们的表情读到一些讯息。从这些讯息能够发现,大部份的人有非常多的负担在他们心里。藉由观察这些陌生人心里的负担,我们也顺便观察自己心里的负担。

游戏九:让自己无条件休息一段时间,试做一些从来不敢做的事

工作,是大部份的人生活的中心。让自己在经济许可的情况下,休息一段短短的时间。就算一天、一个礼拜都可以,不要去旅游,而就像平常工作一样,去做一个自己从未去做过的职业。这种职业通常一定是比自己现状低,或是自己可以做却从来不敢去做者,最好是可以接触大量人群的,譬如大卖场的小职员。我们试着去感受新工作,与原来的工作做比较,感受其中的不同。

这个游戏的效果,都取决于我们选的工作是哪一种。最好选有挑战性的。玩这个游戏的时候,除了自己感受之外,也邀请朋友或亲人来看看我们的新工作,测验一下他们的感觉,并且也感受一下他们感觉下,我们自己的反应。

透过这个游戏,我们可以感觉到工作本身就常常隐藏着很多的负担。人并不完完全全的喜欢自己的工作,是无可厚非之事,因为毕竟有工作才有收入,不太可能找到完美又喜欢的工作。但,很多人其实有机会转到更有发挥性的工作,却因为负担的关系,被牵制了,不敢转。当我们玩这项游戏,我们离开了原先习惯的工作,试试用另一种方式定位自己,便可以脱离了原先工作的羁绊,感到茅塞顿开,能更灵活的做出职涯上的抉择。

游戏十:激怒,吵热,再冷却对方,自己则始终保持无情绪状态

最后一个游戏也是最激烈的,是整套训练的「期末考」。这个游戏是这样的:我们去研究,怎么做才能让对方在很短的时间内「生气」(通常讲一句话就够了)。然后,马上又「消气」(可能是因为一句「对不起」)。这个游戏做的时候有一定的危险程度,请自己拿捏好分寸。基本上,就是要我们去说这句话来惹毛对方,让对方的情绪爆炸,然后再用另一句话当场浇熄他的怒火。我们看看自己能否从头到尾,都保持在平静的状态──无论是表面或心理都是绝对的平静。

我们在玩这游戏时所可能得到的伤害,是前面九种训练法都比不上的。当人生气的时候,他会就对方最脆弱的地方施以攻击,有时我们在电影里看到的对骂剧情就是这样:一个胖女人骂矮男人,你这个发育不良的小短腿!男人就会回敬一句:妳也没好到哪去,肥得在滴油的老母猪!因此,我们在玩这游戏的时候,要有心理准备,所有的负担,都会变成利箭,往我们身上陡地射来。

我们研究如何让人改变他的情绪,分析了对方的负担,丢出一把火去引燃他的负担,让他生气。我们透过观察对方对负担的反应,顺便了解自己的负担所在。当对方生气时,就会丢出一些攻击回来,我们就趁机使用i主义,测试自己对于这样攻击是否可以承受。照理说,这些攻击都是「负担」,因此我们不该对任何如此的攻击感到伤心。假如我们真的运用了i主义,应该是能非常自然的保持在无情绪的状态。更何况,现在是我们自己故意去挑拨别人,更没理由对对方的激烈反应而受影响。

这游戏最好玩之处,就是在于我们可藉此学会控制负担,好像哈利波特用魔法让小球浮在空中一样。我们玩上手,就会发现,原来这些负担都是可以控制的。(以上为九年前作品,再待续)

作者:Mr.6
文章来源:
http://mr6.cc/?p=7019
http://mr6.cc/?p=7025

此条目发表在other分类目录,贴了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